百人牛牛

      1. <output id="xsluk"><form id="xsluk"></form></output>
        <code id="xsluk"></code>

      2. <var id="xsluk"></var>
      3. <var id="xsluk"><ol id="xsluk"></ol></var>
      4. <meter id="xsluk"><u id="xsluk"><option id="xsluk"></option></u></meter>
      5. <meter id="xsluk"><ol id="xsluk"></ol></meter>
          1. <acronym id="xsluk"></acronym>
            <code id="xsluk"><ol id="xsluk"></ol></code>
            <output id="xsluk"></output>

            1. <dl id="xsluk"><legend id="xsluk"><blockquote id="xsluk"></blockquote></legend></dl>

              小說者-> 都市言情-> 《卿卿向我懷》-> 第八十九章 不認女兒(二更)
              第八十九章 不認女兒(二更) 作者:孟妝    錄入:菲菲    更新時間:2020-05-07
              •     哪知回心聽了她的話,卻只是輕輕一笑,狀若無意地道“您常待在院子里,怕是不知道二老爺已經將徐姨娘抬為平妻了吧?哦五姑娘,她也記在了徐夫人名下了,往后啊……咋們二老爺也是有嫡子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話簡直是晴天霹靂,炸得齊氏直回不過神來,她怔怔地往回心那得意的笑臉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怎么會?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老爺怎么能扶那個賤婢為妻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回心見她如丟魂了般地落淚,不由上前一步,“夫人也莫憂心,老爺說了您還是二房的正妻,徐夫人不過同您平起平坐罷了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說完她竟然歡快地笑起來,回心的胸膛內涌出了一股子快意,從前齊氏由著李嬤嬤對她們非打即罵,她們丫鬟就不是人了么?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現在,報應輪回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回心心情大好地扶了扶髻上的珠釵,她已經想好了,往后啊她要討好徐夫人才是正理……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最后瞥了眼坐在地上垂淚的齊氏,眼底勾了絲憐憫,她邁著步子就準備離去,身后卻突然一聲青瓷碎響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回心甫一回頭,就是齊氏兇狠猙獰,又狀若癲狂的臉龐,她手里還捏著塊碎瓷片……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今日天晴了幾分,午后還有斑駁的光,透著叢叢葉片撒下來,小院里卻很寂然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主兒,容側妃整日都在說肚子不大妥當……”有婢子在低低地稟報什么,話里頭都是不滿的意味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聞言,喬慧陡然睜了眼,她歪在軟軟的矮榻上,眼里不知沉沉地在思索什么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口中的容側妃,正是在景國公府爬了勤王的床的容桂。只是她運氣極好,在一月前診出了身孕,謝清木便決然地給了她一個側妃的頭銜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可如今勤王被擒,她們一眾兒王府的女眷自然好不到哪里去,雖然敬王求了情,可王府里外仍是侍衛日夜把守,看管極嚴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是知曉原委的,這一切的一切,不過是那人下的套罷了……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沉著眉想了片刻,喬慧又放松下來,現在對她最重要的,是容桂腹中的胎兒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現今府里都大亂了,她竟還在作妖,主兒,要不奴婢……”青蓮提起容桂就覺得憤恨,這蹄子曾經不過是個服侍主兒的丫鬟,竟沒皮沒臉地爬了王爺的床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糊涂!”喬慧喝她,“容桂肚子里的孩子好生看著,我要看著他健康出世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府里的女眷地位岌岌可危,指不定什么時候就會被流放,發賣為奴。敬王能插手一時,是太子還在照料昭仁帝,暫且沒空閑來管,可日后就說不準會如何了……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太子翻盤了…對那人是極不利的,指不定他自己也舉步艱難,也就代表著,她喬慧必須得自立更生地……活下去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喬慧沉吟了片刻,又道“去對看守的那些人說,我身子不大爽利,要請個大夫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青蓮是滿臉疑惑,從前慧主子是看不慣容側妃的,且那容側妃肚子里的孩子是怎么來的,本就是狠狠打了主兒的臉,可現在主兒卻說要保這個孩子?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不能理解,卻還是應喏下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如今勤王入了大牢,勤王府的牌匾都給摘了去,府里就剩兩位正兒八經的主子,容側妃高傲,許多人都不喜她,但是慧主子卻深得人心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現在府里遇了劫難,下人們都唯喬慧是從,哪里還記著容桂的品銜比喬慧高?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著丫鬟退下,喬慧又重新靠回了軟榻上,為她揉著額穴的婢子復而上前來,繼續為她揉著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景國公府如何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喬慧突然記起了這事兒,先前勤王得勢,出兵圈禁了景國公府,她知曉這不過是那人的一個覷頭,祖母他們是不會受半點傷害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且那時她也不便現身,以免平白惹了事端,打亂那人的計劃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可現在太子已經出來了,景國公府肯定也已解禁,只是怎么還沒消息傳來?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不由地皺了眉,接著問“我爹沒有傳話來?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現在她有難,便是顧著景國公府的面子,她爹、祖母也該是會保她平安才是,況且她大伯父向來端雅正派,也定不能袖手旁觀才是……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婢子弱弱地就要跪下來,“回主子,什么…消息都沒有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喬慧只覺得眉心一跳,她唇角不由溢出了嘲諷般的冷笑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二老爺抬徐姨娘為平妻的消息到底是驚到眾人了,尤其是喬眉,但她只驚訝了下喬老夫人竟然會答應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畢竟徐姨娘出身低下,帶出去都是上不得臺面的,喬老夫人居然也應允了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一世的很多事,同前世已然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,就像徐姨娘,她直至嫁與齊勛章,也沒聽說過她抬做了平妻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祖母怎么會松口?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不覺地問出口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如今大哥喬奕在宮中助謝懷錦理事,四哥五哥也是他在著手去尋,而她爹就閑賦家中,作陪她娘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今日難得有了幾分散漫的日頭,喬眉就來了清平院,原是想請教周氏制作花茶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可景國公一見她來,非要拉著她下幾子棋,他棋藝太差,周氏因嫌棄便不肯陪他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喬眉無奈地坐下,她也不手軟,趁著她爹苦苦思索間,她又游神天際,想著徐姨娘的事,便問出了口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周氏也是深宅大院里頭出來的,她細思片刻便猜出了幾分,不過她可沒打算掩著二老爺的做派,直毫不客氣地道“是你二叔打算不認慧姐兒了罷?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一直是不太喜歡二房那些人,只不過從前她想的是家宅平寧,而經過這些天的艱難后,她越發覺得他們同二房,就是所謂的“道不同”的關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先不說喬老夫人無厘頭地偏頗自己兒子,兒媳便是草芥,打罵可隨意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就是二弟寵妾滅妻的舉止,她是極不贊同的,齊氏從前雖對她女兒別有用心,但就二弟來說,齊氏可是為他生兒育女、相陪十幾年的年少夫妻啊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情分竟說丟便丟了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喬眉撐著臉朝周氏看去,娘的眉眼還是那般細柔,只是眼底卻不知什么時候帶上了股凌厲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樣的娘,也是她上輩子未曾見過的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景國公是不理這些事的,喬眉聽見她爹這樣道“我聽你娘的,她準是不會錯的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喬眉眉眼也彎了彎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樣的日子也挺好的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閱讀卿卿向我懷 關注幻+想+小說;網

                快捷鍵提示:“<-”健返回上頁,“回車”鍵回書目錄,“->”健下一頁
                上一頁        回書目        下一頁
              武夷山| 宁都| 左云| 富裕| 将乐| 灵邱| 娄底| 门源| 建水| 太华山| 丰镇| 高密| 铁干里克| 金州| 彰武| 镇安| 庄浪| 石家庄| 花都| 雅安| 新蔡| 行唐| 固镇| 舍伯吐| 赫章| 奈曼旗| 泾阳| 石浦| 漠河| 肃南| 安庆| 金华| 云霄| 黄山市| 三门峡| 灵璧| 布尔津| 阳山| 祁门| 孝义| 麻栗坡| 乌鞘岭| 安义| 奈曼旗| 河曲| 龙海| 凉城| 襄汾| 舟曲| 乌鞘岭| 蔡家湖| 平利| 娄烦| 淇县| 巴东| 菏泽| 滦县| 平谷| 白玉| 开封| 西沙| 顺昌| 长武| 孟州| 通河| 肥城| 夏河| 卫辉| 杂多| 野牛沟| 台安| 文昌| 肇东| 晋宁| 舒城| 蕲春| 沂源| 纳溪| 江西沟| 江口| 交城| 全椒| 施甸| 通辽钱家店| 塔什库尔干| 巴楚| 普兰| 定安| 绥中| 天津| 靖西| 密云上甸子| 松桃| 隰县| 南川| 登封| 北安| 平定| 金塔| 湘乡| 丹徒| 当涂| 福清| 怀宁| 鹿寨| 剑河| 杭州| 永登| 草河口| 建瓯| 贡嘎| 澄江| 崇庆| 班玛| 昆明| 偃师| 琼山| 高邑| 班玛| 平潭| 依安| 舍伯吐| 梅县| 西盟| 忠县| 凉山| 建瓯| 新昌| 普兰| 汤原| 义乌| 富县| 东山| 大连| 隆子| 常德| 太原| 庆阳| 名山| 象州| 密云| 丰镇| 曲阳| 浦东| 五营| 若尔盖| 富平| 赤峰郊区站| 佛山| 潜江| 东营| 松潘| 石嘴山| 托勒| 沐川| 莱芜| 丽水| 安新| 千阳| 交城| 乐清| 新蔡| 虞城| 小渠子| 铜仁| 新宁| 武都| 八里罕| 古蔺| 霍尔果斯| 库米什| 冠县| 和平| 太谷| 海宁| 仁和| 锡林浩特| 政和| 高县| 故城| 利津| 临西| 五营| 福贡| 宣城| 莱州| 乌伊岭| 西安| 河口| 布尔津| 金乡| 炉山| 凤台| 南丹| 东乌珠穆沁旗| 罗子沟| 监利| 汕头| 新会| 邵东| 神农架| 牙克石| 英山| 乌恰| 杭锦旗| 固阳| 隆安| 华家岭| 秦安| 林西| 文县| 彭泽| 绥滨| 岐山| 玉门镇| 文昌| 烟筒山| 淮阴县| 蒙自| 龙门| 南丰| 烟台| 前郭| 大陈| 索伦| 莲塘| 鄂伦春旗| 长宁| 故城| 曹县| 岱山| 武鸣| 黔江| 大厂| 拐子湖| 株洲县| 金佛山| 信阳地区农试站| 贺兰| 志丹| 鄂温克旗| 乌拉特后旗| 南京| 奇台| 德阳| 费县| 南安| 额济纳旗| 清兰| 夏县| 格尔木| 岚县| 西峰| 广水| 南溪| 桂东| 红安| 南漳| 兴平| 敖汉旗| 香日德| 正阳| 临河| 绩溪| 塔什库尔干| 东山| 拐子湖| 黄骅| 杂多| 泰和| 镇康| 鄂伦春旗| 绍兴| 镇远| 荣县| 汉源| 砚山| 漳浦| 宁陵| 神池| 南宁| 霍山| 铁干里克| 且末| 云澳| 榆林| 福安| 台北县| 纳雍| 魏县| 南阳| 宣恩| 将乐| 普宁| 大新| 汨罗| 甘洛| 大田| 抚州| 班玛| 靖边| 甘孜| 吉木乃| 阳城| 博罗| 韩城| 洪雅| 海洋岛| 马坡岭| 巩义| 双江| 满都拉| 兴化| 惠来| 新界| 长白| 古县| 滦县| 盈江| 双流| 潜江| 崆峒| 鄂温克旗| 邢台| 都匀| 莎车| 禄丰| 呼图壁| 南丹| 慈溪| 西充| 托克托| 北仑| 浦北| 砚山| 仁和| 平昌| 康定| 界首| 普陀| 甘德| 正镶白旗| 行唐| 深圳| 中卫| 台中| 资溪| 珊瑚岛| 赤水| 乌拉特后旗| 铁岭| 太原北郊| 保亭| 金乡| 固始| 英吉沙| 桑植| 平和| 淮阳| 昆山| 雅布赖| 隆尧| 珲春| 建瓯| 博克图| 四子王旗| 深圳| 新泰| 合肥| 北镇| 狮泉河| 越西| 五原| 乌拉特中旗| 贵定| 衡阳县| 魏县| 乌拉特后旗| 海原| 河南| 金州| 天河| 武陟| 阳曲| 东乡| 安塞| 藤县| 运城| 建始| 丰顺| 陈巴尔虎旗| 沐川| 礼泉| 陶乐| 卓尼| 南阳| 库尔勒| 安阳| 肥城| 大洼